南昌私募證券交流組

?鴿子為何也會“一見鐘情”(下)

天翔鴿具2020-01-30 15:04:40

那么這些鴿子是怎么會產生“一見鐘情”的呢,又是怎么能找到自己最合適的“情郎”與“愛妻”的呢?對此又具有哪些現實實用意義呢?科學家對此現象多年來進行了多方面的觀察和研究,歸納分別敘述如下:

  從“人類社會學”現象分析:“一見鐘情”通常發生在人類社會。西方學者就曾經提出過一種解釋,認為每個年輕男女都會有自己崇拜的對象,比如自己的父母親人或偶像。如果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與自己崇拜的人物相吻合的異性,那就會對對方產生強烈的親近感和愛戀之情,于是就非常容易會產生“一見鐘情”現象,此現象又稱為是一種“替身效應”。

  依據遇到人的類型不同,這種“替身效應”大致可以分為“親緣型”和“偶像型”兩類:親緣型指的是一見鐘情的對象很像其父母、祖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等家人。倘若比起親人來,這些非親非故的人給自己造成的影響將會更深,那么就更容易與這些人“一見鐘情”,這正是偶像型的表現。如果一個小女孩比較癡迷于某個明星,那么可想而知,她一旦遇到了與這位明星相類似的人,與對方一見鐘情的幾率就會非常之高。鴿子同樣也是如此。

  從“性信息素”角度分析:性信息素有雄甾乙烯酮和雌甾四烯,是雌雄體內分泌的二種不同激素,這兩種信息激素,對鼻上皮極度豐富而敏感的鴿而言,卻是輕易而舉的事情。于是當我們在遇到鴿子性別鑒別困難的時候,不妨就求助于鴿來幫助判別,就將此鴿放在鴿籠中,另外放入一羽性欲旺盛的雄鴿(雌鴿同樣也可),只要讓它們接觸片刻,究竟是同性還是異性,一下子就被分辨得清清楚楚。

  人也能“聞”出他人的性別。雄甾二烯酮和雌甾四烯兩種激素是公認的性信息素,實驗分別準備含有雄甾二烯酮、雌甾四烯的丁香花油溶液和純丁香花油溶液三種溶液。這三種溶液都具有丁香花的氣味,但聞起來并沒有絲毫差別。含雄甾二烯酮溶液使女性傾向于判斷為男性,但對男性并不起作用;相反,聞含雌甾四烯的丁香花油溶液卻能使得男性傾向于判斷為女性,但對女性也并不起作用。通過以上實驗,筆者深信對于嗅覺器官非常發達靈敏的鴿子,完全有可能甚至還會大大超越人類的辨別能力,以致才會有“嗅覺導航學說”的產生。

  從“DNA基因信息外泄—體味”學說分析:以上研究還獲得了“DNA基因信息外泄”學說的支持。科學家認為體味—DNA基因信息外泄能夠幫助人找到“合適的另一半”。這也是在現實社會中確確實實存在的,如戀愛中的“親吻”還能幫助判斷一段關系是否需要繼續。人類通過親吻的親密接觸,運用味覺、觸覺、嗅覺等各種感官更深層次地了解對方。國外資料研究發現,59%的男性和66%的女性表示他們曾因“接吻的感覺不對”而結束一段婚戀關系。事實上,一個男人的體味可以在女方的潛意識里,留下有關自己DNA的線索,而那些吸引我們的往往就是基因上最為匹配的人。

  從“基因互補”角度分析:“一見鐘情”確實是存在的。科學家們經過周密地調查研究發現,人類可以通過嗅覺、味覺、視覺、觸覺和聽覺等各種感官,發現是否同自己基因能夠互補的對象。換句話說,人們可以找出與自己基因相互匹配最好的那個人。所以,當這個最佳對象出現的時候,無論對方是什么樣的人,他或她所有的舉止、聲音、氣味都能讓自己產生愉悅感,為之而傾心動容甚至動情。而且正是這種先天本能的存在,一種在生物進化過程中所自然形成先天獲得的本能,才能使得此類物種能夠長久賴以生存。而與之相似而運用最多的,常出現在我們的電視相親欄目之中,異性雙方輕輕地拉住對方的手,雙目對視片刻,如雙方都產生有猶如“過電”般的感覺,于是就有了“感覺”,相親的成功率便會大大提升;在日常生活中,在人與人的相互接觸中,也會有類似情況的發生,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倆人相聚片刻就會產生相見恨晚“一見如故”或“話不投緣半句多”的分流現象。

  從“適配指數”深入分析:相似動物﹙鴿﹚異性相吸程度與兩性之間的DNA相似性匹配程度密切相關。鴿配對相互吸引力﹙適配指數﹚均來自存貯于雌雄鴿體內的DNA密碼之中,是由適配密碼中的重合性數量多少﹙適配度的比例大小﹚所決定,這也是通過對人類的夫妻相像探索研究中所發現的。人與人相互接觸時,人體中會散發出一種稱之為費洛蒙的信息素物質,人類通過嗅覺等感官接收它,達到舒緩壓力、調節情緒等作用,即有沒有相互吸引的感覺﹙情感﹚。男女雙方接觸﹙尤其是在雙方相親初次接觸時﹚的過程中會產生這種特殊感覺。想必鴿子同樣也是如此,由于鴿子大腦中的嗅覺中樞—嗅球,要比人類所占有的比例大得多,自然也就發達得多,于是鴿子比人類會更快更容易地產生親和感或排斥感(其中尚有性激素參與其中)。于是,當兩羽異性鴿相遇的時候,便很快能產生親和感或排斥感。親和度高者立馬發出求愛信號,向對方頻頻鞠躬“點頭求歡”。反之,則產生排斥,甚至“惡恨相加”立馬沖上去賞以“棍棒”,用喙狠狠地啄頭皮或用翅膀擊打對方,兇狠者甚至一會兒就把對方啄得頭破血流。

  于是,建議鴿友不妨也可以將心目中的合適配對鴿,雙方先和原配隔離一個時期,待等雌鴿和雄鴿求偶欲都旺盛之機,將數羽同樣求偶欲旺盛的雌雄鴿一起放在一個開闊的鴿舍空間,在動態中觀察他們之間的適配度(如是寡居制或鰥居制鴿舍,在春季繁殖季節進行試配的效果將會更好,但其中不可有原配對鴿),如其追逐最理想的配偶且與我們心目中為它們設定的配對方案圖一致,即可大功告成,如若兩羽鴿相見似前世仇敵,則可八九不離十地告訴你,它們的適配指數很低,并不適配。如若我們仍然強行配對,它們用實際行動告誡鴿友“強扭的瓜不甜”不必過于勉強。

  從“夫妻(家族)相像”現象分析:“夫妻相像”是客觀存在的一種自然現象,科學家們對此至今仍然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除了以上所述子女自出生就生長在這個家庭或家族中,與父母雙親朝夕相處,也看慣了兄弟姐妹和自己鏡子中的形象,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找上了和自己相似的對象進行婚配。然而確實還存在有夫妻倆原本并不相像,可是在日常生活在相同的環境、相同的飲食、逐漸相融的生活習慣,還有許多我們還不能知曉的原因,使得原本并不相像的夫妻幾年下來就會越來越相像。所提供的科研數據證實,人類在經歷共同生活25年以上的婚姻中,配偶的面容也會變得更為相似,更會出現有“夫妻相”。

  從“夫妻大多有相似的DNA”現象分析:研究顯示,不僅是外表、外貌、身材高低、體格所決定,人們會傾向于與自己有相似DNA的人結婚。而在尋找心目中的伴侶時,人們也會潛意識地被與自己外貌相似的人所吸引。這也解釋了為何“夫妻相”非常多。同時也解釋了外觀、外貌、外表等形象也取決于其占基因遺傳密碼中的極小一部分,即﹙外表或稱外觀﹚基因的顯現程度、相同血系共性程度的高低。美國新研究負責人本杰明·多明戈博士表示,DNA相似性對比研究結果顯示,與隨機配對的單身參試者相比,已婚參試者和已成配偶的DNA相似性,比隨機配對的單身參試者更高。

  從“生物學”意義方面分析:不僅是配偶或伴侶,甚至有人認為人類的群體或人類居住地域的人群也會彼此長得十分相像,甚至有的移民在遷入地居住生活了幾代之后,他們的面容、身材、體態等也會逐漸與當地人有所相像。甚至長得像的配偶、伴侶往往還會被人誤認為兄妹。從生物學意義上說這就是“共容般配”現象。不僅僅是人們信任那些同自己長得相像的人,而且對那些有相似遺傳特征的伴侶也更為青睞。人況且如此,更何況動物(鴿)呢?動物學家對此解釋為,這樣做也是為了適應和增大后代在當地環境的生存幾率。

  從“一方土養一方物”現象分析:有的科學家認為“一方水土養一方物”,在排除種族因素之后仍然可以看到,南方人和北方漢子就長得不一樣,新疆人、蒙古人和兩廣人就是長得不一樣……。鴿同樣也存在有類似現象,有人說,鴿子像人,賀伯特家族的鴿子和西佛托依家族、林波爾家族的鴿子風格就是不一樣,同一品系鴿在不同的鴿舍飼養、培育幾代之后也會出現不一樣,有鴿友說鴿像人,不同鴿友培育出來的鴿子就是會不同樣,于是鴿界有一句常用術語,就將其稱之為“棚風”。

  從動物“種群分離”現象分析:對此現象還是用實例解釋為好。即在多種動物種群混在一起飼養的環境中,這種本能會顯現得更為突出:如動物園中的水禽混雜飼養在一個相對與世隔絕、比較封閉的環境下,白天鵝與黑天鵝、各種野鴨、大雁、鴛鴦都會分得清清楚楚,決不會亂傖,也絕對不會繁殖出雜交的后代。再從魚池中混養的魚群證實,它們之間同樣也不會繁殖出雜交的新生代,它們之間永遠也不會出現“一見鐘情”。

  從“生物進化”理論分析:在鴿群中也常會出現有寧死不從的“貞男”、“烈女”。鴿友或許也會碰到有這種現象,這兩羽鴿子無論如何也配不上,好不容易勉強配上了,不久又分開了,但卻和其他鴿輕而易舉地配上了。也有一些“君子”、“貞女”,好不容易費盡周折高價引進,卻始終不肯匹配育種,終生既不發情也不動情,且對本舍所有異性鴿均形同陌路,而在物歸原主之后卻就完全恢復正常。這種見怪不怪的自然現象,在鴿群中也并不罕見。

  從“達爾文學說”被顛覆分析:達爾文認為,一生只有一個配偶,對鳥類來說是一種進化優勢。人們以及科學家曾也一度認為鳥類對配偶非常忠誠,無論是在肉體還是社交方面。但是科學家的新研究卻又發現了另一番景像,從而顛覆了上述觀點,并認為上述學說并不完全準確。人們發現鳥類尤其是雌鳥,也存在有“偷情”的行為,或許平時在我們的鴿舍里也能夠觀察到的是雄鴿主動,而事實卻是恰恰相反,交配是在公鴿的前期誘導之下,而卻是由母鴿先蹲了下來,蹺起尾巴打開泄殖腔門,等待公鴿來交配,這正是在我們的鴿舍里見多而不怪的現象。不過,這種“偷情”行為并不是因為它們的品質敗壞,而她們是為了提高其后代的基因多樣性,所進行的基因缺陷補丁或正是后天獲得的優勢互補,也是一種“進化優勢”現象。

  于是提醒:有時候我們的鴿舍里也會培育出一羽甚至一對“絕世英豪”,可是往后卻無論如何再也重塑不出如此絕世無雙的豪杰了。對此,我們何不拓展一下思路,也正是這種“偷情”的行為,造就出無與倫比的一代英豪。諸如此類雜亂無章現象的積極作用,卻提高了它們后代的抗病能力,且得到了優勢互補。如果它們原本是同窩自然配的話,“偷情”卻正是大自然又賦予他們營造“雜交優勢互補”的機會,彌補了“近親退化劣勢”之不足。也正因為有諸如此類的“偷情”現象,才讓我們的原生態種群、野生原鴿種群在長期近親繁殖模式下,為了防止近親繁殖所導致的種群退化癥結,所起到的一種基因缺陷補丁、優勢缺陷互補,具有功不可沒的巨大貢獻。

  關于“紅杏出墻”的潛在優勢分析:《出墻紅杏育出優勝鴿》一文(刊載于賽鴿天地總67期)在鴿子世界里,雄鴿拈花惹草、雌鴿紅杏出墻的情況屢見不鮮,在兩個不同鴿舍里發生育種鴿“偷情”分別作育出二羽冒尖的賽鴿。那些多情且能越雷池一步的種鴿,除了具有過剩的體力、越界的精力之外,鴿間基因互補、相互吸引,與得到“適配”本能的優勢不無關聯。

  科學家們的新發現,科學家們借助于一系列強大的現代遺傳學工具,對鳥類進行了遺傳基因研究觀察,了解分析它們的“房事”。論文敘述認為:研究發現雌鳥在社交時,可能只與一只雄鳥互動,但它們時刻保持另一種“尋覓”狀態,尋找品質更高、更優秀的異性,經常會與“隔壁鄰居”偷情。科學家通過實驗研究證實:在一些鳥巢里,有多達70%的卵,并非是該雌鳥與“丈夫”的結晶,而是與其他雄鳥的偷情產物。

  研究結果還進一步表明更為令人詫異難以詭辯之事實,雌鳥會選擇一只普通的雄鳥作為自己的丈夫,卻同時還會“勾搭”擁有優秀基因的其他雄鳥,用其極其豐富優良的基因庫提高其后代子女的基因水準。這樣也就不難解釋上述所有現象了。雄鳥那引入注目的風度、閃閃發光的羽毛,長長的尾巴,足以令異性“心動”,進而產生值得為之傾心、以身相許的“春心萌動”,雄鴿那雄壯高昂、中氣飽滿、強壯有力的“咕嚕”聲、呼喚聲,輕盈矯健優美的求愛“舞步”等,凡是所有能展示雄性健康強健體魄的種種形象,都是它們擁有優秀基因,能夠引誘雌鳥的一種外在顯性表現。

  從同性戀現象分析:當然在我們的鴿舍里或許也會發生,而在自然界里也會發生有同性相吸的“同性戀”現象。對此又作何解釋呢?其中,也存在有兩種狀況:一種是在特定條件環境下所發生的。如將二羽幼鴿(通常是母幼鴿,公幼鴿也可以發生,但出現概率較少,如若在雛鴿期開始就相對容易得多)單獨飼養在與世隔絕的(窩格、鴿舍)環境下,讓它們終日相伴,就會發生同性配對的“同性戀”現象,如若是雙雌的話,就會按月為您生下雙蛋(即4個蛋,現在的肉用鴿鴿場中的“蛋用鴿”,就是依此原理而精心培育的)。此時,如若我們將其混入普通鴿群之中,它們仍然能和其它鴿子一樣相守終身。如果我們將它們拆對后再和其他鴿相配,那么它們就會重新恢復扮演自己的原來角色。另外一種形式就是在正常情況下,所自然發生的同性配“同性戀”現象。其中,多數是發生在原本就是同窩雄或同窩雌之間。它們自幼就朝夕相處共同生活在同一個窩格里,始終沒有分開過,這種情況通常也發生在過于狹小的鴿舍里。

  從“黃金配對”共識分析:筆者十分贊同艾迪·夏拉肯的觀點,那些宣稱﹙或自命為﹚能幫助鴿友進行賽鴿配對的人都是賽鴿運動的“騙子”。即便對于那些冠軍﹙優勝﹚鴿友而言,賽鴿運動仍然充滿著神秘和疑惑。人們對于賽鴿的真正了解,將會是永無止境。所謂“黃金配對”只出現在拍賣目錄和拍賣網站中,千萬莫過于相信“能人、行家”的預言,過于相信,迎來的勢必是希望的落空,燃情的熄滅。對于如何作出“黃金配對”的預言公式,是?+?=?﹙未知數﹚。

  行家們也只能是具有悟性,善于總結,通過實踐出真知,真理和結論永遠是出現在賽后。再優良的賽鴿也只是出現在實踐摸索的過程中,通過參賽驗證而得來的。配對沒有絕對的公式。“黃金配對”的后代如放在A棚、B棚和C棚中,卻會出現完全不同的賽績。唯一正確的配對公式,是“強強配”而絕對不可能是“摻弱配”。

  不少鴿友都發生過這樣的事例,二羽鴿怎么強行配也配不上,正當我們一籌莫展,找不到合適配對鴿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其與另一羽鴿配上了。此時,就需要鴿主仔細地查考一番,如確實是本舍中的“強強配”,也就該成全它們,而此時只需要考慮的是你準備讓它們育出“種用鴿”,還是“賽用鴿”的重大決策了。

  總之而言,鴿﹙鳥類﹚并不害怕適度的“近親配”。在自然界原鴿時代,幼鴿游棚正是為了維系自己的種系強化,這樣才能通過雜交得到生物的進化。當小雌在換第4根條發情的時候,也最容易游棚走失,它就是為了尋找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而離家出走。自然界也存在有配偶走失、迷失、受傷、患病死亡的偶然情況,這樣也就造就了自然雜交。此外就是“踩野雄”的現象,不過,雌鴿在孕卵帶蛋期的突然失偶,卻由于此時其體內的雌激素水平最高,受先天遺傳基因的影響,為了維系種族的延續繁衍,會比平時更容易配上,這樣它們就會在5~12天下蛋,不過這窩蛋卻是前配雄所留下的遺腹蛋,當然也完全不能排除是前后雙雄與該雌三者優勢互補“雜雜配”的后代。

  前文已經強調指出,“自由配對法”的基礎條件是:必須要有一個通過嚴格篩選符合主觀意愿條件的高級別種群。而鑒定“自由配對法”成功的評定標準,對于賽鴿而言,永遠不變的法則就是賽績表現。對于種鴿而言,可以表現在子代,也可表現在它的孫代。“一見鐘情”從進化角度來看,這有助于人和動物運用來挑選最為合適的伴侶,共同繁衍更優秀的后代。再說“一見鐘情”也不一定就是近親配,在人類的干預下,仍然應該是雜交配為主流。

  總之,無論是人、哺乳動物,還是禽鳥(鴿)、爬行動物,正因為大自然賜予它們先天具有“一見鐘情”的本能,才會使物種的種群得以進化、如此興旺,如今的世界才變得如此絢麗而豐富多彩。

  于此,最后值得補充的是:鴿友務必知曉本文所指鴿的“一見鐘情”配,其選擇的只能是“強強配”造就的后代。“強強配”并不能完全等同于“賽場上的強手配”,但賽場上的強手必定屬于是強強配的后代。



友情鏈接
AG日本武士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