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私募證券交流組

競賽式金融監管再加碼,地方平臺整治風暴又來襲

前沿觀察2020-05-05 09:06:50

這幾個月來,中國的金融監管如暴風驟雨,呈現了一行三會競爭的態勢,一家比一家嚴,一個比一個狠。


證監會、央行、保監會、銀監會,個個都出了大殺器。據新華社的報道,這些天這幾個部門都紛紛開始,明確2017年的工作重點,多舉措維護金融安全。也就是落實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的6項任務。


可是,在這四大機構的嚴厲聲外,似乎總缺了些什么。任何國家的金融市場,離開了財政系統肯定玩不轉。


是的,現在財政系統發力了。昨天財政部牽頭6大部門,這份文件提出的是要“全面清理整改”。一些省份的紅頭文件已經下發開會布置任務,清理整改已經開始了。


如果從2008年金融危機算起,加杠桿最早的,地方融資平臺可是第一大主力,在這之后才有金融系統玩開了花。


現在,終于又回到了這個口袋沒有扎住的地方平臺。


暗道沒有堵住


要論加杠桿的風險來看,其實財政系統爆發得最早。


2011年,云南城投出現了停止付息一度引起了市場軒然大波。市場猛然發現:原來地方平臺已經著火了,但是市場卻沒有人知道風險到底有多大,這其實更可怕。因為風險并不可怕,只要可以估算出規模、體量,怕就怕風險全在暗處,完全缺乏透明度。


這是其實都是四萬億惹的禍。此后,中央政府牽頭進行了至少三輪大審計,摸清底數。記得2015年那次,結果遲遲不公布,市場不斷地猜測到底規模多少。


幾年之后,除了山西一家城投的短融券差點違約外,雖然整體償還高峰其實早已到來,雖然經濟增速下行厲害,雖然一度賣地收入也急劇下滑,但地方平臺卻安然無恙,地方財政也基本安然無恙。


這是為什么?因為財政部出了大殺器,搞了“乾坤大挪移”,實行債務置換。這些年來,地方平安無事。


用當時樓部長的話來說,債務置換是要“開明渠堵暗道”。


問題解決了嗎?沒有。債務沒有減少,只是展期了。過去兩三年的債全變成七八年的,也許到期了還只能繼續展期。


但通過債務置換,地方財政和平臺度過了危機。當時,一度整治得很狠,比如讓銀行不許對平臺貸款,但是馬上各地都出現了在建項目停工的情況,中央一看看風向不對,又緩了緩,下個文件說,要保證在建項目的融資。


一收一放進行點剎,按說地方平臺的車也該剎住了。


但是并沒有。過去的暗道消失之后,新的暗道又出現了,這些暗道同樣和政府大力推動不無關系。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投資基金,各類產業基金遍地開花,但玩的都是名股實在的把戲。再就是PPP,政府大力推動,但大多是金融資本和平臺玩的游戲,真正的民資參與很少,PPP把許多本來短期可以做完的事,也變成了長期。


金融的事,冒泡只要一兩年,治理起來可要十年功。這兩個玩意其實也就這幾年膨脹,PPP甚至可以說就是去年最瘋狂。


到了去年下半年,肖捷部長上臺后就開始了新一輪整治,各地紛紛撤銷擔保函,強化紀律約束。


財政部大力強化派駐各地專員辦對地方的監督職能。新年后財政部部長肖捷的首次調研就去福州,聽取福建、廈門專員辦的匯報。


調研時,肖捷說:專員辦要認真思考,如何更有效發揮職能作用,特別在查找監管漏洞和空白點方面,要注意提前發現問題,要堅決防止和有效避免財政領域亂象叢生問題的發生,特別是地方政府債務問題,這是財政的一個突出風險點。


顯然,財政部已經意識到,之前提出的“開明渠暗道”,但是暗道并沒有堵住。各地專員辦也紛紛加大了對地方財政部門的監督。


而今六部委的文件,顯然是在一行三會競賽式監管的背景下,對去年以來的整治行動的再加碼。整治已經開始,風暴雨已經開始了。


切割才是六部委文件的關鍵詞


雖然不少市場解讀認為,這份文件最核心的信息是要開展新一輪的摸底排查,要求在7月31日前整改到位(只有三個月時間,既要摸排,還要整改,任務非常重),并且要完善統計監測機制。但筆者認為,摸排只是形式,這個文件傳遞的核心信息只有一個詞:切割!


如何切割?就是平臺是平臺,政府是政府,平臺的風險不能傳遞給地方政府。


但過去,平臺就是幫政府融資的公司,嚴格說來其實就是政府的空手套,基本上沒有什么盈利能力,就靠政府注入各類資產,然后玩金融杠桿。


這個玩法早在2014年財政部出43號文的時候就要他們轉型:你們這些龜兒子,趕緊自謀生路去!


可是,誰會聽?離開政府他們怎么活呢?所以,并不成氣候。再說,他們手中還有許多替政府做的項目,也不能說轉就轉,說關就關啊。


現在看來,這個轉型勢在必行。這將是地方的一場風暴雨。六部委的文件要說并無太多新內容,大多都是重申以往的,但現在全面金融監管的形勢下,這次真不是玩虛的。


關于切割,六部委的文件說了很多,全是禁止性規定,如:地方政府不得將公益性資產、儲備土地注入融資平臺公司,不得承諾將儲備土地預期出讓收入作為融資平臺公司償債資金來源,不得利用政府性資源干預金融機構正常經營行為。


比如:地方政府不得以借貸資金出資設立各類投資基金,嚴禁地方政府利用PPP、政府出資的各類投資基金等方式違法違規變相舉債。


再比如: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不得以文件、會議紀要、領導批示等任何形式,要求或決定企業為政府舉債或變相為政府舉債。


……


全文充斥了“不得”句式,對地方融資進行禁止性規定。


更關鍵的是,因為一行三會的金融監管加強,市場資金緊張,即使在月初這幾天,貨幣市場的資金價格仍在一路走高。


而且,城投債的發行利率在全面上升,那家市場關注的7.8%發債的就是城投債。目前看來,成本還會繼續提升,這意味著,很可能有些城投債會撐不住了,出現違約。目前,因為有政府作為后盾,城投債還沒有出現違約的案例。


六部委文件的切割,很可能是為打破城投債的剛兌作準備,當違約發生,地方肯定希望是救助,就如山西那個短融券一樣,最后還是還上了。因為如果不救助,這個省區的所有城投債的利率可能都會上升。


但是,在如此嚴管的背景下,如果出現違約案例,估計地方想救也不允許了。


這次文件也再次重申,2015年元旦以后新增的不屬于地方債務。這也就是那時說的“扎口袋”。


這次會扎住口袋嗎?


顯然,上次口袋沒扎住,所以才有現在的清理整改。


這次真的能在3個月里扎住地方的口袋嗎?任務非常艱巨。因為平臺和地方政府的關系太緊密太緊密,甚至可以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剪不斷,理還亂。


更關鍵的是,很多平臺公司屬于國資系統,不屬于財政系統管,而這六部委的落款中,有財政部、有發改委、有司法部,但是沒有國資委。


前幾年搞地方債整治的時候,財政系統就有人抱怨:你們國資瘋狂擴張,拉的屎現在卻要我們財政系統來擦屁股。


財政系統和一行兩會(央行、銀監證監)能做的是,不許地方出擔保函,不許平臺融資,不許銀行違規融資。


可以想象,未來幾個月,地方的日子不好,加杠桿上項目都會越來越困難。


這一步確實必須走,地方財經紀律必須強化。但是如果能強化地方人大的作用,讓地方人大真正對預算、債務產生硬約束那會更好。


因為即使財政部的專員辦再多,也不可能包辦地方財政的事,中國有2800多個縣,數倍于這個數字的平臺公司,僅僅靠中央監管累,且不一定管得過來。


但無論如何,當前的風暴已來,穿好雨衣,小心行路。


更多政策快評、市場消息、各類干貨。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進入付費小密圈。長按識別下圖二維碼亦可加入。


友情鏈接
AG日本武士开奖数据 大富翁电玩捕鱼游戏红包 贵阳闲来麻将 35选7开奖查询一百度 钱龙捕鱼进不去 贵阳麻将之捉鸡 有哪些靠谱的赚钱的app 万银鼎信配资 广西友玩棋牌辅助 海龙王捕鱼下载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qq分分彩是官方的吗 2020年有色金属需求暴涨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股票的开盘时间是几 亿乐红包扫雷福利平台 股票期货入门基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