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私募證券交流組

風險投資日趨理性 亞洲創業公司陷入困境

熱點快報2020-01-29 16:22:43

一起唱CEO尹桑

  

2月初,中國創業者尹桑向他的卡拉OK點播創業公司的600名員工發了一封郵件:由于未能完成新一輪融資,他的公司即將耗盡手頭的資金,無力支付員工工資。

  

“我們的現金流幾乎為零。”這位23歲的一起唱CEO在郵件中寫道,“公司陷入了危機。”

  

一年前,尹桑這家位于上海的創業公司還擁有超過1億美元的估值,他還在2014年以不到30歲的年齡躋身《福布斯中文版》評選的“30名最成功中國創業者”榜單。

  

尹桑的命運逆轉折射出很多亞洲創業者面臨的最新現實:風險投資正在收緊資金。最近幾年,由于創業領域蓬勃發展,投資者大舉涌入亞洲這個全世界移動用戶最多的地區。但如今,他們卻面臨諸多因素的共同沖擊:全球經濟疲軟,中國股市波動,科技泡沫論也引發的硅谷投資額驟降。

  

對創業者來說,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投資者的標準日趨嚴格,融資談判時間拉長,估值壓力不斷增大。一些創業公司干脆關門大吉,還有一些則以裁員和削減成本應對,同時也放棄了通過燒錢吸引用戶的商業模式。

  

風險投資是一個高風險行業,即便是在經濟向好的時期,也很難確保創業公司的成功。而全球經濟動蕩則進一步加劇了近期的不良趨勢。

  

中國和印度受到的沖擊尤為明顯。根據香港AVCJ Research的統計,中國科技創業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獲得的風險投資額約為1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25億美元減少28%。而印度第一季度的數據為7.36億美元,同比減少17%。韓國第一季度風險投資額更是僅為458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的7220萬美元驟降37%。


一年來中國、印度、新加坡、韓國風險投資額變化

  

上海風險投資公司Gobi Partners管理合伙人湯姆·曹(Tom Tsao)表示,今年,投資者將對投資目標展開更加細致的區分,將有價值的獨角獸(估值達到或超過10億美元的創業公司)與商業模式不可持續的公司區分開來。

  

“只有最嚴厲、資源最豐富的創業者才能生存下去。”他說。

  

對眾包平臺微差事聯合創始人裴嶠來說,日趨嚴酷的環境意味著要進一步縮減開支。免費提供給員工的零食和飲料都消失了,價格昂貴的品牌宣傳戰略也都紛紛取消。

  

裴嶠表示,在2014年9月融資300萬美元后,微差事曾經帶著全體員工去泰國旅行,在那里入住五星級酒店,還騎了大象。

  

但現在,這家創業公司只會每月為員工舉行一次集體生日聚會,提供一個尺寸不大的蛋糕。

  

“我們越來越務實,希望看到切實有效的結果。”裴嶠說。

  

知情人士表示,印度Oravel Stays公司開發的小型酒店在線聚合器Oyo Rooms最近拒絕了一筆新的投資,希望以此避免冗長的估值談判。

  

知情人士表示,為了避免在年底前耗盡資金,這家創業公司還在壓縮開支,而且終止了每個訂單都虧損的現狀。

  

知情人士透露,外界曾經一度認為Oyo Rooms的估值將會達到10億美元,但現在卻開始與日本軟銀和美國紅杉等現有投資者展開接觸,愿意以略高于4億美元的估值接受不到1億美元的投資。

  

“投資者的確有興趣,但與之前相比,現在的估值更加健康。”Oyo Rooms創始人雷特什·阿加瓦爾(Ritesh Agarwal)說。

  

知情人士表示,新加坡在線雜貨配送服務RedMart最近幾個月也面臨融資挑戰,迫使其暫停了海外擴張計劃。

  

該公司CEO羅杰·伊甘(Roger Egan)拒絕透露RedMarts是否遭遇融資困境,只是指出,該公司仍處在融資過程中。

  

印度尼西亞時尚電商創業公司Paraplou Group和PinkEmma最近幾個月相繼關閉。前者將原因歸咎于融資環境趨緊,后者并未對此置評。


需要明確的是,阿里巴巴騰訊等中國互聯網巨頭對很多亞洲創業公司展開了戰略投資,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市場頹勢。知情人士表示,由這兩大巨頭聯合支持的滴滴快的即將完成總額超過15億美元的融資。

  

阿里巴巴上月向東南亞創業公司Lazada Group投資了10億美元。軟銀CEO孫正義今年1月表示,該公司未來10年在印度的投資額也將超過計劃中的100億美元。

  

即便如此,很多創業公司還是在通過大幅調整來適應日趨嚴酷的環境。

  

尹桑過去3個月已經將該公司的員工總數從600人壓縮到200人。一起唱正在努力實現盈虧平衡,目前的業務覆蓋范圍也從1月的20個城市縮減到6個城市。該公司還獲得了一些擔保貸款。

  

“一年前,我們以為自己總能融到更多錢。”他說,“但現在,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


來源:新浪科技 ? 鼎宏

友情鏈接
AG日本武士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