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私募證券交流組

場外期權引大券商搶食 中介分羹 小券商仍在觀望

CTA基金網2020-06-03 06:16:36

“場外期權業務,可能一個券商客戶經理一輩子都遇不上一單。”


這是一位券商營業部投顧人員發出的感慨,指的是當下場外期權市場的火爆現狀:國內幾家大型券商正在火拼場外期權業務,個別券商從華爾街高薪挖來風控團隊;券商營業部只向符合資質的機構客戶推薦……


中國證券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7月證券公司場外期權類衍生品新增初始名義本金為782.65億元,其中期權業務新增605.75億元。


不過上海一家券商期權交易員對記者表示,盡管市場火爆,但大部分券商對場外期權業務的態度非常保守,仍然在觀望。監管層嚴控杠桿后,很多公司都自發停掉這一業務,只有少數券商在過去兩年場外期權業務規模做得非常大。


大型券商搶食


近兩年A股行情不溫不火,導致很多投資者,特別是一些高凈值投資者開始另尋“財路”。


“場外期權業務市場上一直都有,今年突然火起來。”華南一家券商機構業務總監告訴證券時報記者。


該業務總監介紹,2015年股市大調整以來,場外配資遭到打擊,通過融資融券放杠桿的比例又很有限,客戶想放杠桿的途徑減少了。原來一部分做融資融券、場外互換的客戶都轉做場外期權,杠桿比例還能突破傳統融資的空間。


中國證券業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7月證券公司場外期權類衍生品新增初始名義本金為782.65億元,其中期權業務新增605.75億元,環比今年6月的319.43億元增加了89.63%,同比去年7月的133.68億元則增加了353%。8月期權業務新增初始名義本金進一步飆升至983.37億元。9月份,新增本金數據雖有所回落,但仍落在553.04億元這一高點。


一位券商投顧告訴記者,國內有兩家大券商正在爭奪場外期權業務,最高杠桿比例可放到20倍。券商作為做市商對接客戶,如果有不能平掉的頭寸,券商自己就作為機構的對手方。還有券商專門請來美林的團隊來開展風險控制,杠桿放得這么高,對回撤的要求也相當高。


上海一家券商期權交易員表示,據他了解,各家券商對場外期權業務態度不一,大部分對場外期權業務的態度非常保守,監管層嚴控杠桿后,公司層面自發停掉這一業務,但還有少數券商在過去兩年場外期權業務規模做得非常大,并且盈利情況極好,這也讓市場上的同行眼紅。


杠桿可高達20倍


記者了解到,早在幾年前,證監會與證券業協會組織證券公司開展場外衍生品業務,不少券商主動申報材料,當時主要的申報品種就是場外互換和場外期權。


場外互換,簡單理解,可以視為非標準化的融資業務,對于融資的標的、杠桿率沒有嚴格的界定;場外期權是相對于場內期權而言,某種程度上也是提供杠桿的工具,其收益結構是非線性的,和交易所內的期權交易無異,不同之處在于場外期權合約條款沒有任何限制或者規范,行使價和到期日由交易雙方自由厘定。


“場外期權真正來詢價的都是個人高凈值客戶,個人可以通過產品和機構來參與。”一位券商營業部機構業務主管告訴記者,“客戶看好一個品種,一般交一定的期權費或者保證金,如果交25%的保證金,實際上杠桿就是4倍,一般保證金的比例在3~5倍之間,如果只交期權費的話,杠桿就放得更大了。”


比如最近火爆的貴州茅臺,一個月的期權費為5%,意味要擁有100萬茅臺的市值,只需要交5萬,在這一個月內只要貴州茅臺上漲10%,客戶就可獲得10萬的收益,相當于投入5萬元,利潤接近200%,在這一個月中無論這只股票下跌多少,無需追加資金,最多損失這5萬的期權費,以這種方式杠桿相當于放大到20倍。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時報送的方案中,交易對手是機構而非個人。記者獲悉,有營業部為了規避這一監管要求,會幫助客戶注冊一個空殼公司,以此實現“曲線交易”。


中介來分一杯羹


賺錢效應,不僅吸引了大型券商的青睞,也使得一些中介通過借道券商來分一杯羹。


記者在某網站上看到這樣一則介紹:“虧損有限,收益無限。說到杠桿,可能一般投資者想到的是配資,但實際上,目前市場上還有一種比配資更有優勢,資金運用效率更高,風險也更可控的金融工具,就是場外個股期權。”


記者與該客戶經理取得聯系,對方聲稱自己在幫助券商營業部推廣該業務。“個人沒辦法直接參與場外期權,機構才是合格投資者,我們公司在證券公司有個專門的賬戶,如果你有看好的股票標的,可以把資金轉給我們通道方,下指令買進或者拋出。”


“這個業務最大的優點就是不受行情限制,可以選擇看漲或者看跌,根據不同的到期日支付少量權利金,就可以獲得幾十倍的權益金操盤賬戶,全倉買入的盈利都歸投資者,如果方向錯了,只要不到期,最大的虧損也就是權利金。”該客戶經理表示。


“國內的金融衍生品市場并非法無禁止皆自由,而是法律允許才可以做。如果嚴格按照條文來執行的話,這種操作肯定是違規的。柜臺衍生品證券公司是主要發起人,機構是交易對手,個人是沒有資質參與的。”一位券商期權交易員表示,“另外萬一平臺跑路消失了,這都是潛在的風險。”


在華南一家券商營業部機構業務負責人看來,這是非法平臺在做“黑莊”。“他們虛構了一個平臺,然后客戶互相做交易,場外期權涉及到保證金的安全問題,跟一家完全不靠譜的機構來做涉及很大的風險,而券商的場外交易不存在資金監管的問題,這種平臺相當不靠譜。”


這一業務的盈利模式是怎樣的?


簡單說就是賣波動率。假設一個股票過去一年的波動率是30%,券商按照50%的波動率給期權定價,然后把這個期權賣給客戶,之后券商在市場上通過對沖可以復制出一個30%波動率的期權(假設這段時間股票的波動率和過去一年一樣),那么券商就相當于賣給客戶50%、自己在市場上通過對沖“買到”30%波動率的期權,賺中間的差價。


尚無具體的監管文件


場外期權業務如此火爆,到底是否符合監管要求?業內持何種態度呢?


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近期監管方面召集部分券商開展場外期權業務相關的研討會議,會上場外期權業務規模較大的券商各自分享了經驗。


到目前為止,個人介入場外期權業務的行為是監管層明令禁止的。9月27日,中期協以發文的形式叫停了期貨風險管理子公司與個人開展場外期權業務,此前券商也被禁止與自然人開展場外期權業務。


“這塊業務的主要風險和難點,在于下一階段的市場走勢。”上述期權交易員表示,“券商當然希望賣給客戶的期權遍布在多個行業和公司,如果客戶集中買某個特定行業,風險也就集中了,就像銀行放貸希望放在不同的行業,這個角度上看,未來的市場風格才是明顯的影響因素。”


也有營業部的機構業務負責人表示,場外期權最大的難點在于定價。“對于期權交易最重要的就是定價,如果客戶詢價后券商定不出合理的價格,客戶就不會選擇在這里交易。融資能力、定價能力是支撐券商開展場外期權業務的關鍵。”

業內人士認為,利用期權特性涉及基金專戶、券商資管產品及銀行理財產品等,不僅可以滿足投資者個性化的需求,也增加了機構的獲利工具,既要理性看待杠桿風險,也不應將該業務妖魔化。(來源:證券時報?)


友情鏈接
AG日本武士开奖数据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软件app 股票涨跌的影响 浙江体彩6 1走势图 排列三开奖号走势图 时时彩官方平台 奇趣腾讯分分彩官网app 湖北11选5今天开奖号码结果 山东体育彩票网 股票下周一大盘分析 大发快三彩票网站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软件手机版 福建体彩11选五爱彩乐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 手机玩股票哪个软件好 内蒙古11选五中三个号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牛